热门关键词:
当前位置:主页>沐浴历史>
沐浴新时代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1793年的法国大革命,被后世诟病最多的是它那锋利的断头台。自从它切下路易十六的脑袋之后,便一发不可收拾,脑袋越切越多、越切越快。但是批评者忽视了一点:它所切下的脑袋,生前都是些戴假发、扑粉、涂香水、帽子上顶着大把羽毛而难得洗一次澡的家伙。路易十六说:“希望我的死能有益于法国人民。”结果革命政府想公民们发出号召,力倡卫生沐浴。他们说:“洗澡的民族比不洗澡的民族要强壮得多。” 公共浴室很快又红火起来。巴黎、伦敦、斯图加特……陆续迎来了“卫生时代”,肥皂和水再次回到了人们身边。这个时候,正值以英国为首的西方“商贸十字军”大肆东进之际。他们以武力强行打开了中东和远东各国的口岸,在炮艇外交中全面进口了东方的土耳其浴和俄国蒸汽浴,从而使19世纪的欧洲人一举清除了自中世纪以来的所有积垢。摩尔浴、俄国式干蒸,风靡在英伦三岛以及欧洲、北美。 最先陶醉于东方沐浴的是英国外交官和他们的夫人们。他们在埃及在伊斯坦布尔,感觉到飘飘欲仙,骨酥肉软,随后便再也不能自拔。蒙塔古夫人(她的丈夫时任英国驻土耳其大使)曾一再地说起她在土耳其浴室中领略到的欢快:在蒸汽室含有浓浓硫磺味的热浪中被熏蒸得大汗淋漓之后,来到滚烫的大理石台上。仆人把你膝头曲起来顶住你的胸,然后抱住你一用劲,你全身的骨头和关节立刻噼里啪啦响成一片。之后你可以坐在冷水盆边,用凉水浇一浇你那热得通红的身子。仆人们手拿毛巾为你擦汉、涂油、洒香水,搀扶你到休息间里,坐在华丽的毯子上喝一杯冰镇果汁或是柠檬水。这时你懒懒地跟朋友闲聊着,直到汗已出透,凉快下来。此时,你就可以去按摩了——“躺在玛瑙般透明的石台上,在芬芳的蒸汽的云雾中,在玫瑰花和安息香的雨露下,把瘫软的肢体交给按摩师灵巧的手指……(《君士坦丁堡》) 这样的享受谁能抗拒?东方沐浴凯旋在19世纪的欧洲,当属自然。而东方沐浴的另一支“表亲”——桑拿浴,也早在斯堪的那维亚半岛牢固地扎下根。芬兰人把桑拿看得比他们晚上睡觉的床还要重要!一个行将成家里立业的芬兰青年,往往会听到这样的告诫:先建你的桑拿,再建你的住房、、、、、、、、 芬兰人把他们的桑拿房建在森林中靠近水的地方,因为在芬兰境内,森林、河流、湖泊到处都有。他们用原木搭建房子,房内的阶梯坐榻用象桦木或是冷杉制作。想想看,在满眼滴翠的宁静森林中,桑拿屋内燃起松脂木柴,紫烟袅袅,湖边偶尔传来水鸟一阵阵啁鸣;烧红的石头被水一浇,银色水雾顿时弥漫屋内,热浪中飘荡着阵阵木材的香味、、、、、、当你蒸得通体发红之后,走出小屋,猛地投身在清冽的冷水之中,一个激凌会在让你感觉从内到外已经焕然一新,仿佛整整年轻了一轮!这就是桑拿浴能够穿越时代和国度、一直流行到如今的原因。只是如今的桑拿浴已经悄悄躲进了水泥楼房最隐蔽的角落中,再也闻不到森林和桦木的香味,也不再燃烧松脂木柴,而是大功率电热管在工作,里里外外只能看到一堆堆人肉而已。 在19世纪这个工业技术普遍开花结果的世纪里,敲打白铁皮的工匠们,也正忙着为欧洲的家庭制作一个又一个澡盆。机械制造行业,却在苦苦地研究着水龙头和抽水马桶。此时的欧洲家庭,全都沉湎在技术带给他们的享乐之中:从浴绵式浇淋,到自来水驱动下的花酒;从承水盘式的浅底盆,到镀锌白铁皮浴缸。欧洲人用一个世纪的时间,为现代世界准备了整套的基础技术。现代化就是西方化——这个价值标准就是在那时启动的。 从前面那张漫画中,可以看到热忠于技术改革的一家之主,在每周的沐浴日领导着全家大小准备享受沐浴的情景。整个场景似乎有点可笑,但是正是无数这样的平民家庭,支撑了巨大的沐浴设备市场。从图中那个简陋的淋浴器,到眼下很多家庭所拥有的淋浴设备,也就短短的一百年时间,沐浴成为纯天然技术性活动了。人们天天都打开机械和电子设备,把自己置于技术产品的包围之中。 从19世纪到20世纪下半叶,西方世界构造了庞大的工业帝国。这个帝国信奉技术至上,认为人类已经进入科学的时代。在强大的工业化浪潮冲击之下,沐浴方式随之改变:自来水龙头、陶瓷浴缸、塑料管件、热水器、沐浴液、洗发水、护肤护发膏、冲浪式澡盆、蒸汽发生器、、、、、、在这一切的背后,是“更先进”、“更现代化”的框架在支撑着生活。工业技术的确改变了人的生活方式,然而在这种变化中,享乐程度增长的同时,文化含量似乎在衰减。人们不再崇拜水——水?自来水呀,要多少有多少!水被科学命名为H
上一页12 下一页

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